异军突起的激光电视,能否帮助电视机远离“千古憾事”?

时光倒回至2014年,全球电视产业都不太景气,国内市场更是血流成河,电视机这一传统家电面临着生死存亡的考验(www.mrjd.com.cn)。向上还是向下?那得看突破的决心有多大。同年,无论科技展会还是媒体热点,智能电视突然“井喷”,霎时便引发了业界和用户的广泛关注,国际、国内一线电视制造商争相展示麾下最新的智能电视,很多人都相信,智能电视将会迎来爆发式的增长,接过电脑、手机和平板的接力棒,成为科技界的新重心。

当年,时任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表示:“智能电视将是IT产业的下一个5年主要战役,核心要素是占领家庭,应用商店、互联网、移动、广播在未来将会被智能电视无缝整合。”

五年过去了,作为电视制造商寄予厚望的救命稻草,智能电视成功地延续了电视机的生命周期,也让这一市场变得更加热闹,新入局的玩家越来越多,产品更新迭代的速度超过了以往的任何时候。电视机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智能,也越来越便宜。

然而,尽管如此,我们也看到了事实的另一面是今天电视机的日子并不好过,需求的持续下降使得电视销量一降再降,据奥维云网发布的2019年彩电市场总结数据,2019年中国彩电零售市场持续低迷,全年零售量4772万台,同比下降2.0%,彩电产品需求下降,百户拥有量119.3台,同比下降2.4%,6年来首次下降。

“6年来首次下降。”这句话如芒刺一般令全行业如坐针毡。过去五年电视机制造商的努力,仅仅是延后了电视边缘化的进程,这个宿命如达摩利斯之剑般悬在头顶。要知道,如今电视机实在是太便宜了,几百元就能买到不错的产品,互联网资源也弥补了内容质量的缺失,电视行业无法逾越的瓶颈眼看就要显出它狰狞的真面目。

瓶颈是什么?首当其冲的是用户时间被显著分散,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齐刷刷地追某个电视剧或综艺几乎是每家每户的日常,可这样的情况已成为过去,每个人都拥有了智能手机,电脑也普及了,各忙各的,各玩各的,成为了新时代一家人的常态。

家喻户晓的脑白金广告,几代人的回忆

如果说过去让TCL、康佳、长虹们头疼的问题是电视机消费者更新换代的频率太慢,那么今天全行业将面临更加严峻甚至近乎残酷的考验——如何把用户“拉回”到电视机前。用功能越来越多、价格越来越便宜的智能电视来促进用户更新换代,看起来还是合情合理、充满希望的,然而如果其肩负的使命上升到了“拉回用户”的高度,那一定会力不从心了,毕竟电视这一产品的固有属性注定了其不可能在“智能领域”成为PC、平板和智能手机的对手。

换句话说,电视机的智能程度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在我看来,电视机正逐渐从家庭必备家电沦为家庭必备装饰,一组过时但可供参考的统计数据是18-29岁的年轻人看有线电视的比率不到30%,而30至49年龄层的有线电视收看比例为52%。未来,看电视愈发成为“老年人”的习惯,在这个媒介与产品都高度多元化的时代,很明显电视播什么我们就只能看什么的模式已经遭到新一代年轻人的摒弃。

大约是1993年,作家池莉发表过一篇散文名为《千古憾事》,给年少的我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象,文章大意是大多数女孩在身材最好、情感最需要流露的年龄,却因为经济没有独立,无法买好看的衣服。然而,等她们终于有了钱,啥都能买,却再也不能拥有年轻的资本了。这就是女人们的“千古憾事”,让我这个小男生都看得掉下泪来。

文章虽然略为阴郁,却揭示了一个相当重要的人生哲理,在最需要的时候不能拥有,在最适合表现的时候无法施展,错过了机会,生不逢时,这对女人,对人,对产品,对公司乃至对行业来说,都算得上是千古憾事,最终留下的,或许也就只有惋惜了吧。

如果电视智能化的进程能更早一点,哪怕技术不那么先进,产品不那么完善,可是用户需求绝对远超今天这个信息爆炸时代。我们追溯到手机智能化之前,甚至个人电脑普及之前,回到上个世纪令人怀念的1999年,那一年还有一个非常值得书写的插曲。

1999年,比尔·盖茨信心满满地来到中国,推行野心勃勃的“维纳斯计划”,那应该是智能电视的产品雏形第一次进入中国人的视野。了解IT发展史的朋友都知道,维纳斯计划因为种种原因而最终失败,不过在那个年代,大多数家庭都拥有电视机,却买不起电脑,更没有条件上网,倘若电视机能具备一定的上网和互动功能,就算产品不够完美,很多家庭还是会渴望这类产品的。

智能电视归根结底无非就是具备了一定的上网与互动功能的电视机,这一点相信没有人会反对。要是在大多数家庭尚不能负担电脑、手机等新兴产品的时候,给电视增加智能与互联网特性就有着极大的卖点。如今中国8亿以上的人口都是网民,电脑、智能手机什么的再也不是沉重的负担,而且早已流行,电视机自然不再像以往那么重要。大家纷纷用脚投票,抛弃了电视,到了这个时候才在电视机领域进行变革还来得及吗?

答案是来得及!不过方法要得当,专业点讲就是必须得找准用户痛点。

“简单粗暴”地给越来越大的电视屏幕增加上网、社交一类的功能,左看右看,我总觉得这是一场消极的变革。电视机当然可以拥有这些功能,但用电视机来实现这些功能,方便性和舒适度不论如何也比不过电脑和智能手机。电视机过去拥有的一些优点,如价格、普及率和用户年龄段覆盖率,如今已逐渐消失殆尽。

有句话说得好,不破不立,既然传统电视很可能将会从“第一屏”一步步沦落为“第四屏”,就像胶卷注定会衰落甚至消亡一样;既然几百元的电视机也无法继续渗透低端市场,也无法挽回电视销量不断下滑的事实。那么,如果反其道而行之,往上走又会如何呢?

把电影院搬回家,这是一句口号,更是一个梦想,承载着整整三十年的希望。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需要打通很多环节,首先是内容环节,从录像带到VCD和DVD,再到蓝光碟与付费正版高清网络视频,内容环节的闭环已经形成。接下来是硬件环节,以往体验糟糕的CRT电视机不用再去回味,一直在发展的液晶电视终究不够大,偶尔有一两款够大的,售价也要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普通家庭很难承受这样的概念产品。

至于投影仪,商用领域倒是风光了好几十年,家用领域则一直是“扶不起的阿斗”,其亮度对比度始终难让家庭用户真正满意。而且,高端投影仪包括相关附件的安装与摆放都挺复杂的,这对房间的装修、布局什么的都是挺大的考验,需要维修更换时更是令人闹心。

有没有什么相对简单又轻松的办法能将液晶电视与投影仪的优点汇聚到一起,并尽可能多地避开种种弊端与遗憾呢?过去很长时间里这种双剑合璧的东西还真没有,不过如今总算问世并开始崭露头角了。答案是激光电视。

所谓“激光电视”,是指以激光为光源,基于超短焦投影技术,实现大屏观影体验的电视。也许会有人误以为激光电视就是投影仪的升阶版,其实不然,激光电视的各项画面参数标准如色域和亮度等都是完全对标液晶电视的,与投影仪最直观的区别,是激光电视在观看时不用拉上窗帘甚至不必关灯,这很重要,非常重要。

激光电视采用的是漫反射成像方式,将载有影像资料的激光光线通过反射式超短焦镜头投射到抗光幕上,再由抗光幕反射到人的眼睛。相较于传统液晶电视、手机和平板的屏幕直射光,激光电视的光线更加柔和,可以减少直射光对人眼的伤害。激光电视的屏幕尺寸都比较大,超过100英寸非常容易,这也可以给观众的眼睛提供更宽广的视野,使得眼睛在观看过程中不用紧盯着一个固定的区域,眼球的活动性更强,长时间观看也不易使眼睛疲劳。

这个国庆假期,我带着儿子去看了三部电影,分别是《姜子牙》、《夺冠》和《急先锋》,作为一名IT行业资深撰稿人兼业余影评家,我在这里就不赘述与电影有关的细节了,唯一想分享的就是这三部主旨、内容和风格迥异的三部作品都给儿子带来了无限的惊喜与尝不完的回味。我是个热爱电影的人,也喜欢带儿子看电影,我从来不让儿子用电脑、电视看电影的原因,就是我觉得电影院的大幕不论从观感角度还是保护视力的角度看,都远胜家庭屏幕。

二十年来,我也撰写过无数和“把电影院搬回家”有关的媒体评论,作为一个时刻洞察行业的爱好者,我是真心感到家用投影仪的限制,使得家庭院线这一梦想被一而再再而三地推后又推后。激光电视的出现让我眼前一亮,这不仅仅是家庭院线梦想的开端,更是整个电视机产业链的希望所在。

今年9月19日,中国工程院院士许祖彦在第二届全球激光显示技术与产业发展论坛上,首次从原理上对“激光电视的护眼效果”做了系统解读。许祖彦院士表示:首先从成像原理来看,激光显示采用反射成像方式,人眼接收到的光线非常柔和,同时像素之间无边缘效应,可以实现全像素发光,有效降低了单位面积内光强,长时间观看不易引起人眼视觉疲劳;其次,激光电视的亮度适中,大约在300-400尼特之间,位于人眼最佳视觉感知线性区,观看舒适的同时又可展现出高色饱和度和细腻的色彩变化。

权威医学部门也给出了相同的结论,去年12月,北京协和医院的眼科专家团队和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赛西实验室的一组对比评测结果则表明,激光电视视觉舒适度好,更有利于保护眼部的健康。

许院士还提到激光具有亮度高、方向性好、单色性好三大特点,以激光为光源的激光显示代表了显示技术的发展方向——走向人眼视觉分辨极限,实现超高清、大色域、大颜色数的高保真视频图像再现,是唯一全面满足超高清显示国际标准BT.2020的显示技术,下一代显示产业的主流就是激光显示。

关于激光电视的优点与发展趋势,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也持肯定态度,他还给出了一组数据,在行业下滑趋势下,激光电视2015年-2020年的复合增长率相当惊人,超过213.8%(数据来源奥维云网),而今年仍保持正向增长;凭借大屏、护眼、色彩丰富等优势,越来越多的家庭还是更换激光电视,且满意度评价最高;同时,价格战激烈的彩电行业,价值10万元的激光电视甫一上市就卖断了货。

场景实验室创始人吴声在第二届全球激光显示技术与产业发展论坛上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激光电视之所以能在技术和市场赢得双重认可,源于“新技术与新需求共振”,它是新一轮消费升级中应运而生的新物种。超广视角100英寸巨幕的观看视距仅需3米,这一指标让海信100L9-PRO在全新的家庭消费场景中成为颠覆式的存在。公开数据显示,上市六年来海信激光电视年复合增长率高达281%(远超行业平均增长率),进驻别墅家庭就超过3万个,成为名副其实的大屏高端消费首选产品。

10万级激光电视“真香”的秘密,除了以极客精神辉映了高端用户的全方位需求,更在于激光电视不再只是把用户简单地拉回客厅,而是通过沉浸式观影技术,重构了全新的客厅空间价值,为用户提供了全新的观影消费模式。

由激光显示带来的显示技术迭代升级,正在拉动整个电视机行业新一轮结构性增长,推动行业再次焕发生机。事实上,行业巨头已经看准了趋势,重新布局和全面扩容激光显示产品线:2019年LG在CES上展出激光产品,今年上半年LG就有两款激光产品在京东销售,定位巨幕家庭影院,近期三星也推出了两款激光显示产品,应用超短焦、HDR10+等技术,支持投射尺寸为120英寸和130英寸,首批产品将在欧美以及韩国本土市场销售。

“我们越来越清晰地听见了激光时代到来的敲门声。”海信集团董事长周厚健在第二届全球激光显示技术与产业论坛上明确表示激光电视的市场爆发临界点已经到来。

与周厚健持同样观点的还有来自行业的其他重量级嘉宾——长虹集团董事长赵勇、光峰科技总裁薄连明等。自去年首届论坛至今,整整一年时间里,随着海信、长虹、光峰等企业的不断力推和推陈出新,德州仪器、日亚和理光等产业链技术突破,以及三星、LG、索尼等全球主流彩电厂商的加入,全球激光显示朋友圈充满活力,激光显示呈现了争春竞艳的强劲态势。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一轮技术变革周期,中国企业扮演了领跑者的角色,“我国在激光显示专利申请数量、整机制造能力,以及激光电视市场规模等方面,在全球市场上处于领先地位,涌现了海信、长虹、光峰科技等龙头企业,并带动了激光光源、成像芯片、镜头、屏幕等激光显示产业链关键部件的国产化进程,一个充满活力、繁荣发展的激光显示大格局正在形成。”中国电子视像行业协会副会长冯晓曦在论坛上如是说。周厚健还透露海信将于明年量产卷曲屏激光电视,推出8K激光电视和10000流明以上商业用途的激光电视,进一步奠定激光显示产业领军者的地位。

除了大屏、护眼和占地面积极小,激光电视还具备传统电视难以匹敌的优点,比方说物理空间可以容纳更好的音响(海信激光电视大都采用哈曼卡顿音响),这是普通液晶电视和投影仪无法实现的。此外, 在分辨率的提升上,激光电视也有望比液晶电视更快普及8K,这方面投影仪更是被远远甩在身后。周厚健描述说因为激光显示是实现8K显示的最佳技术载体,同时也是具有立体显示潜力的技术,随着与5G、AI技术结合,未来 “空间皆显示”的场景将会彻底颠覆我们的认知。

事实上,作为在媒体浸淫了二十年的资深撰稿人,我对自己的判断一直充满信心。早在2014年智能电视刚刚兴起之时,我就断言智能电视或许会有所发展,但绝不可能是电视机制造商的救命稻草,产业和市场的大趋势无法阻挡,想靠智能电视来拉回用户真的是难上加难。

那么,既然认准了电视的固有属性,我老早就认为电视产业更应该在目前最重要的优势——“大”字上多下功夫。尽管电视的前途是“第四屏”,但用户对电视的刚性需求依然是长期存在的。

新技术、新功能如何充分利用电视“大”的优势,吸引用户通过电视来实现某些必须在电视上应用的功能,或者是在电视上才能获得最佳体验的功能,而不是让电视成为一个加大号的且无法移动的平板电脑或智能手机,值得每一位电视领域从业者用心思考,努力创新。

以上这段文字是我2014年发表过的原文,今天再看依旧有效。过去五年多时间 ,诸位真的记住了电视机在智能化领域有多大的建树吗?似乎很难用言语来表述吧,真正令大家印象深刻的变化,是主流电视机的屏幕尺寸增加了一倍以上。电视机还是只有越来越大才能站稳脚跟,而在眼下这个比较关键的时间节点,激光电视有望接过液晶电视的接力棒,成为高端家用电视的新一代事实标准。

把电影院搬回家,这一次真的要如愿以偿了!

主营产品:氧化物,电化学设备和部件,化工管道及配件,铝合金,镁合金,锌合金,耐腐蚀材料,铜材